welcome to here!

《(妹妹传奇小说)凤霸山寨---我的柔情只有你能读懂》

这是一个战争时期发生的关于土匪的故事,具体年代我也记不清了,故事的主人公叫谷雨,她是谷雨那天生的,她爹就给她起了这个名字。长大了以后,梅子寨里的人们都喊她三爷,因为她在百十个土匪里坐着第三把交椅,且除了把她的命拣回来的养父老杜之外,没有人知道她是女人。  没子寨里的女人只有两种,一是贴身仆人,二是妓女。生下来的小女孩儿都要送到寨子外的人家寄养,男孩儿就留下来养大了继续当土匪。而土匪里是绝对不允许有女人的,因为寨子里的人们都相信,女人会坏了他们的运气,会招来杀身之祸的。第一章至第五章第一章寒冬腊月,北风呼呼的刮着,天上飘着鹅毛大雪,风吹在脸上冷的像刀子在割一样,生疼生疼的。年集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大家都在忙着收拾最后的一点货物,准备赶回家去和老婆孩子团聚,为过年做最后的准备。墙角处,一个满脸横的男人拿着一个鞭子站着,身旁的地上蹲着一个瘦小的,满身污垢的,衣着单薄的小丫头,凌乱的头发上插了一根稻草。小丫头瑟瑟发抖着,嘴唇已经冻的污青了。男人等得有些焦急,不停的跺跺脚,双手交叉着抱在怀里,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集上的人已经散去,男人不由得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妈的,这下老子赔大了,又要白花一碗饭来喂你了!”说完,就伸出脚冲着小丫头的身上踹了过去。小丫头痛苦的叫了一声,抖得更加厉害了。南面走过来一个人,不是太高,身型略显单薄,毛皮坎肩,翻毛的皮帽,裹的很严实,只露出一双冷的眼睛,目光看得人有些发毛。他从小丫头身边经过时,并没有停下,但随着身后男人变本加厉的打骂声和小丫头痛苦的申吟声渐渐频繁,那人又退了回来,站住。“多少钱?”他问男人,声音沙哑的像是撕破了喉咙。“3块银圆”男人顿时来了精神。那人一歪头,竖着的衣领处露出了半张脸,上面赫然的一道粗粗的伤疤,从眼角直到嘴角,拽得嘴角微微有些上扬,乍一看有些恐怖。却竟然是一张异常俊秀的脸,若不是这道疤和冷的眼神,还就真的是个美少年了。他的声音却实在是难以入耳,说:“1块。”“!这还是个雏呢,什么都会干,吃的又少,不比买个骡子值啊!怎么也得2块,少了不卖。”男人大声嚷着。那人也不急,依然哑着嗓子说:“就1块。”看见男人不语,转身就要离开。满脸横的男人赶紧喊住了他,骂着:“要不是老子急着回家过年,死也不能卖你啊,连本都赚不回来,妈的,这回亏大发了!”说完,冲着来人一伸手,没好气的说:“拿来!”那人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块大洋,扔了过去。男人又冲小丫头踢了一脚,嚷着:“滚吧,别让老子再看见你!”小丫头就连忙起来,颤抖着跟在来人的身后。来得这个人正是梅子寨里的杜三爷——谷雨,她买的小丫头叫草儿,那一年,谷雨24,草儿只有14岁。草儿吃力地跟着谷雨,在山林的雪地里艰难的跋涉着,她已经快要昏厥过去了,整整三天,每天就一碗连狗都不吃的馊饭,让她浑身发虚。她只穿了一身露着棉絮的看不轻颜色的棉衣,这还是去年,妈妈离家出走前给她缝的,已经小了。这么冷的天,她的棉衣根本不起丝毫的作用,她感到自己就像赤身罗体一样,彻骨的寒冷让她慢慢的失去了思维,只是麻木地跟着那个人。前面的人走得很快,草儿根本跟不上,她也并不很想离那个人很近。那人脸上那道暗红色的伤疤和冒着寒气的眼神让草儿感觉莫名的恐惧。可是草儿又只能跟着他,自己已无容身之地了,一个人跑开无疑就是一个死而已。本能的求生欲望,支撑着她跟着那个人。谷雨走了一会儿,回头看去,见小丫头走得实在是太慢,心里不有些不耐烦,多少后悔刚才莫名其妙地买了她,看她那干瘪的架势,以后活得了活不了还不一定,关键是照这种速度,今晚根本就赶不回寨子里。

  • 相关tag: 大海记录